那种沉默是恐怖的,许锐锋在这沉默之下脑子里混乱成一团,完全无法形成有序的思考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在日本人侵占东北以后,第一次感觉到屈辱以外的东西,那东西说不清道不明,如同附骨之疽,就在那明目张胆的恶心着你。

    直到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篝火抖动的同时,战士们和死囚们一个个都瞪着眼睛躺在火旁发愣,老马一个人抱着酒葫芦在放哨,他对这些年轻人的说辞是‘上岁数了,觉少’,可许锐锋感觉老马似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老马,你哪人啊?”

    许锐锋在谁也不愿意张嘴时,如此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马笑了,拧开葫芦往嘴里倒了一口酒,咂吧着嘴唇说道:“中原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来东北了?”

    “想盘我底啊?”

    老马也不在乎的说道:“我是五四运动席卷全国的时候深受感染,后来在学校里入了团……就和北满城那些穿着校服举横幅抗议的孩子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在豫南起义后,打下了县城,这才成了党员。”

    老马转过头,在篝火的火光抖动之下,那刀剁斧凿般的......(PC站点只显示部分内容,请下载飞鸟小说APP阅读
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